人民安全網首頁 |  論壇   視頻 網站導航 |  設為首頁 | 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首頁 > 安全 > 港澳臺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俠客島:對待激進分子,香港警察過于“軟弱”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盡管面臨著民間輿論的仇視情緒,每次執法還得直面示威者的辱罵、挑釁,港警隊伍既沒有退縮,也沒有魯莽,自始至終堅守崗位,克制、公正的執法,令人敬佩。

                繼周六非法的“光復元朗”游行失敗后,周日,香港激進分子又發起非法“上環”游行,其目標對準中聯辦,但他們再次被警察成功擊退,未靠近中聯辦半步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港府聲明,警方周日共逮捕49人。這是近一個多月歷次暴力事件中,香港警察逮捕施暴者最多的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香港的民意,此刻也在發生著微妙變化。島叔之前講過,香港輿論整體而言,是被反對派港媒控制的,此前一邊倒地“仇警”(詳請點擊俠客島:在香港,這些媒體如此煽動暴力)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島叔近日觀察到,有些港媒已經開始反思,發起諸如“沖突武力升級,警方、示威者誰之過”之類的討論。

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Yahoo新聞(香港)29日直播節目“沖突武力升級,警方、示威者誰之過”,網民留言多支持警察,如“警方執法,天經地義,沒錯”

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內地的網民,則多認為香港警察對待示威者太過寬容,不夠強硬。

                港媒說香港警察“施暴”,內地網民說他們“軟弱”,處于輿論夾縫中的香港警察,近期的表現究竟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上環

                先看周日非法“上環”游行中,香港警察的表現。

                港警此前批準了示威者當日在“遮打花園”集會,但反對其將示威活動擴大至上環及其他區域。

                周日中午起,警察就在遮打花園附近維持秩序,保護市民安全。到下午3點半,其中的激進分子走出原定區域,經上環向中聯辦所在的西環進發,意圖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  期間警察始終保持克制,“速龍小隊”則隨時待命。但隨著夜幕降臨,激進分子開始在多處實施計劃好的暴力行動:拆毀公物,制造路障,四處縱火,搭建防線。

                激進分子接著開始升級其暴力行為,向警察擲磚頭、玻璃瓶、汽油彈,射激光、鋼珠,甚至在外國組織者的指導下,制造“燃燒手推車”沖向警察防線。

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網傳圖片,周日游行多處出現外國人身影

                為避情況惡化,警察亮紅旗、黑旗警告無效后,果斷發射催淚彈,進行武力驅散和清場;“速龍小隊”迅速出擊,將暴徒們制服在地,一旦搜出攻擊性武器,立即逮捕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余激進示威者四散而逃,作鳥獸散;至晚間11時,警方開展全范圍的清場活動,至12時,全部示威者已退散,街道恢復平靜。

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激進示威者搭建防線

                前一日,針對非法的元朗游行,在激進分子欲闖入元朗村莊時,警方也果斷出手清場,成功避免了一場大規模流血沖突的發生(詳見俠客島:香港元朗到底發生了什么?)。

                從這兩天的事件中,我們可以看出香港警察的盡忠職守、專業克制,而到了該出手時,則嚴格執法、不留情面。

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港警特有的“警告旗幟”制度,分為4階段:黃旗、紅旗、黑旗、橙旗

                壓力

                近一個月來,香港警察其實受了很多委屈,其委屈不僅來自普通市民,還來自被稱為“特權階級”的立法會反對派議員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位朋友告訴島叔,他在香港的警察朋友最近壓力很大,想要辭職。在島叔表達采訪愿望后,朋友轉達,港警紀律要求,不能私人接受采訪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實也不用采訪,光看看最近的新聞報道,以及社交媒體流傳的各種言論,就知道他們面臨著怎樣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昨天,就有香港一學校的老師,公開惡毒詛咒港警子女。這名擔任“真道書院”助理校長的戴姓男子發帖說:警察子弟“如果七歲以下,則活不到七歲”“如果七歲以上,則20歲前死于非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知此人是否是逃脫的蒙面暴徒之一,與警察何怨何仇,竟發如此仇恨語言。

                更何況,他是一個所謂倡導“真善美”的基督教學校的教師。為人師表,試想,在課堂上到底有多少學生曾受他的蠱惑,進而仇視警察。

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香港網民呼吁將此戴姓男子革職

                而在香港的其他學校呢?港大學生會此前湊集幾百萬資金,用來購買物資,對抗警察,僅因其校長說“反暴力”,就組織300多人圍堵校長寓所。這些學生在念書的過程中,到底被灌輸了怎樣的觀念?

                那為何在香港教育界、媒體界會出現這么多“仇警”思想?

                島叔認為,這是香港反對派聯合“港獨”分子,在外國勢力的資助下,為掩蓋其亂中奪取香港管制權的最終目的,擾亂視線,采取污名化警察的手段,給不明真相的示威者找了一個斗爭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盡管面臨著民間輿論的仇視情緒,每次執法還得直面示威者的辱罵、挑釁,港警隊伍既沒有退縮,也沒有魯莽,自始至終堅守崗位,克制、公正的執法,令人敬佩。

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“速龍小隊”負責在大型事件中防暴行動,其人員組成來源遍布香港警務行動部門的精英單位

                這是來自香港民間的壓力,而上層政治對港警的態度如何呢?

                大家知道,港府、特首林鄭月娥和中央,自始至終都堅決支持警方執法,包括前特首梁振英等也多次挺警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在立法會中,則有多名泛民派議員屢屢向警隊施壓,控其向“手無寸鐵”的普通市民施暴,阻撓其執法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周六的非法元朗游行中,當警察采取清場行動時,表示“有責任前來視察現場情況”的反對派議員許智峰停留現場,為掩護暴徒,他大聲向警方高聲喊叫,要求留時間予受傷的“示威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警方數次警告不果,表明或會對其作出刑事檢控,命令其立即離開。而他卻繼續裝傻,追問警察為何要追打市民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當警方拘捕暴徒之時,另一反對派議員郭家麒聲稱“到場了解事件”,卻不停辱罵警方,并一度與警方爭執。

                你說,港警糟不糟心?干或不干都會有人罵。(別忘了7月21日元朗“黑白大戰”時,示威者們追究說:警察你怎么不來保護我們?)

                關照

                內地有網民說,香港警察太“軟弱”,每次暴力事件中,就逮捕十幾人,幾十人,這不是在縱容暴力嗎?

                有人舉例,就在周六非法元朗游行發生的同日,俄羅斯反對派也挑起了一場未經批準的非法集會,結果俄警方逮捕了1074人,其中還包括干擾執法的記者(集會共3500人)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樣是非法集會,同樣也有不法記者以“新聞自由”為名,站在示威者前方,阻礙香港警察對示威者采取行動,為何港警不逮捕幾千人呢?

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警察要求記者迅速離開,卻被記者指責破壞新聞自由,有警察忍不住反問:“你們為什么不拍示威者?!”

                島叔認為,這與是不是“戰斗民族”沒有關系,而是因為香港此次的亂局有其內在特殊性。

                特殊之一在于:香港年輕人對社會有怨氣,香港普通市民有怨氣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種種原因,香港年輕人和底層市民近年來生活壓力非常大,這對于內地的網民可能無法理解,但香港警察身處其中,警隊中也有很多年輕人,他們了解香港年輕人有情緒要發泄。

                對于此,港府和中央也有著清醒的認識。在昨日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,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在介紹對香港當前局勢立場和看法時,就這么說:

                “特區政府和全社會都應該想方設法,采取更有效的舉措,推動經濟發展、民生改善,特別是幫助年輕人解決在住房和學業、就業、創業等方面遇到的實際困難,紓解他們的怨氣。中央政府愿意與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各界人士一起努力,為他們的發展創造良好的條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特殊之二在于:此次有外部勢力從中插手,他們有錢有經驗,在世界不少國家和地區都搞過這樣的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再加之別有用心的香港反對派、不良教師和媒體的煽動,讓很多不明真相的年輕人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,他們充當了炮灰,還以為自己是在為一個“更好的香港”而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對于這些涉世未深的年輕人,香港警察隱忍而寬容。在處理2014年非法“占中”時,他們就被形容為“溫柔如保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次,香港警察希望用“愛”去感化他們,比如在驅散非法“上環”游行的人群時,有警察把示威者制服之后還幫忙給包扎傷口。

  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警方在行動中關照市民、保護市民的舉措更是做到用心。每次處置暴力事件前,警方都會安排消防和救護車輛候命,清場開始前,也會通過媒介告知市民具體信息以避讓。

                再如,在周六的非法元朗游行前,警察考慮到附近有多家養老院,就提前打電話到22家養老院,提醒關好門窗,以防催淚彈瓦斯滲入。

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香港防暴警察布防

                最后,島叔想說,隨著局勢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香港市民看清了事情的真相,那些厭倦了混亂和政爭的“沉默的大多數”,也開始發聲,表達自己撐警察、求安定的態度立場。

                島叔也想對香港警察說,感謝你們,你們為香港的穩定和市民的生活盡職盡責,時間會證明你們堅守的價值!(編輯:RMAQW)

                  標簽:
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日韩一区二区